台北大專學生中心—電子報

關於部落格
  • 128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49屆神研班【在聖經中的神蹟】

你是讀熟、讀懂還是懂通了聖經呢?
這恐怕是在外人眼裡神研班最弔詭的地方,而對於這最常被挑戰的爭點,以下純粹是我個人的看見。讀熟聖經者,經常可以信手捻來一段金句,在我們眼裡他們是帶著神話語的使者,可是這樣的背讀卻反使他們被所背讀的譯本中的字句和譯者的神學立場以及讀者對文義的理解,而有所綑綁,有趣的是這個被譯本所綑綁的人,卻又反過來用這有限的理解來綑綁神的無限;所謂讀懂聖經者,恐怕是許多經歷過類似神研班的研經學習者共同的心路歷程,但我要說的是這是第一個階段的感想,甚至我覺得這是很表淺的見解,而這個理解就是認為,聖經是人的話、是人(作者們)對神的見證的作品,甚至更甚者走上了所謂「聖經有誤」的極端面向,將「神的話」這個權威階層下放到「人的話」/「見證神存在的作品」,大幅度地削減了聖經的神聖性。我個人愚見認為,這恐怕皆非神研班所欲啟發的,而神研班所欲者,應是在鼓勵學員成為讀通聖經者。 
 

任督二脈被打通的信徒
何謂讀通聖經者,就好像華人小說中常說的「打通任督二脈」般來讀通曉聖經,藉著每一個學員親自的查經,並同有資深牧者的輔導,和每日極有恩賜的專講者,縱然我們只查了一卷羅馬書,可是眼光卻大大的被拉開、提高,得見神無限、多元的愛;所謂讀通聖經者,就是我們知道聖經是「完全人的話」卻同時也是「完全神的話」,這兩者並不相抵觸,何以見得,因為耶穌基督就是「完全的人也是完全的神」,既然我們對此毫無疑惑,為何又疑惑聖經究竟是人的話還是神的話呢?耶穌死在十字架上,是因為他是人,但耶穌自死裡復活,是因為他是神。當然單看聖經中的某篇或某節,去對照其他的經文,偶爾會有尷尬(矛盾)的地方,但那個尷尬不是神的尷尬,而是人自己的尷尬,是人太有限,我們試圖以我們的有限來理解神的無限,反要神按著我們的邏輯來行。譬如羅馬書中提到的因信稱義與雅各書中的行為稱義,不就尷尬了嗎?究竟是哪一種才能稱義?其實問題不是哪個才是,而是兩個都該得做,這就是標竿。所以我們尷尬是因為作者的見證不同,而我們的不尷尬卻是因為這是神的話與愛。

神無限的愛
而神研班此種以多個不同的譯本和各種注釋書或解經書來查經的方式,其實在聖經中也早已被表現出來,四福音書不正是此理嗎?何以聖經不以單一的福音書來介紹耶穌,而是四本福音書介紹同一位耶穌呢?這正是因為神的愛。因為神的愛,所以我們有了自由意志,也正是因為神的愛,所以我們每一個人都是獨特的個體,但就因為我們人類百百款,所以神知道無法以單一的方式來讓人見識神的存在,這就好像我們對於父親這個名字的解釋和感受或有不同,有的是慈愛、嚴酷、冷漠或溫柔,所以神早就知道要用多面向的方式提供給人類,讓我們知道祂的存在並與祂親近。也就因此聖靈啟發了四本福音書的作者,以他們各自對耶穌的見證來表現神的神蹟,而神的工並未結束,此後祂也啟發了許許多多的使徒、歷代的神學先賢以及今日各個教會的牧者和神學家們,並各種不同的聖經譯本與注釋書的作者們,來講述聖經、解釋聖經,其理由不外乎因為神知道我們的軟弱與有限,所以透過這樣的方式,讓每一個有限的人得以找到一個自己能面對神、親近神的方法,以及解決每個時代中社會所存有的問題,就像四本福音書指向的都是同一位耶穌,而各種解經的方式也同樣指向的是同一位神和那永恆不變的真理與愛,這不正是神那浩瀚的愛嗎?就像經上說的,在我們還沒預備時,神就為我們預備了;在我們還沒有伸出手來時,神就先把祂的手伸向我們了嗎? 

我經歷了醫治的神蹟
在神研班體驗了此般「破碎後的重建」,剛開始還以為我是帶著創傷再繼續研經,卻沒想到是在一步步的路上,我的心靈被神大大的醫治、被聖靈整全的修復,頓時發現自己是一個新造的人,是一個曾經被綑綁而得釋放的人,是一個擁有更大更高更新的眼光在欣賞神的創造的人,
而這一切的體現就是那源源不絕的淚水和那充分被神的愛遮蓋的溫暖。我以為我遇見的神蹟就是如此而已,每想到在最後一次的研經上,我遇見極大的生理挑戰,我有十分惱人的偏頭痛,而其嚴重程度已經到會使我到尿失禁的地步,得吃專門的止痛藥,好死不死,在星期五的早上這一個病魔向我發動了攻勢,強忍著不斷想嘔吐的身體,撐完了早上的研經,立馬就衝回寢室吃藥休息,而這一躺以往都要躺個八個小時,身體才會漸漸恢復,但沒想到在兩點半時我就甦醒了,可是身體還是極其不適,正當我懊惱為何醒來之時,才發現這時是下午場的研經時間,說也奇妙我忽然注意到我抽到的神研班書籤上的經句,羅54「忍耐生老練,老練生盼望」,心中的OS是「該死,這該不回是要我回去繼續研經吧!」帶著這樣疑惑與疼痛,我回到我們小組的教室,在研經時我不停地向神呼喊,我都已經來了祢為何還不醫治我,直到查經時間結束要開始分享時,我仍不見任何起色,即便當我開口把我看到的信息與心得說出來時,我仍聲音微啞又氣力不足,但卻在話語落下的當刻!!我的偏頭痛立刻被挪除,那個解放的感覺我太清楚了,我也十分的瞭解這跟以往我解除偏頭痛的經驗完全不一樣,因為還不敢確信,直到晚餐時我才確定那個疼痛消失了,我馬上跟我的小組同工分享這個見證。更感謝主的,截至我截稿前,這個病魔再也沒有在我身上出現過了。


感謝世新團契的同工,佩儀姐,和
49屆神研班的第8小組的每一位學員與浚豪哥和之梅姐,因為你們我經歷了最美好的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