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台北大專學生中心—電子報
關於部落格
  • 1317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尋找的過程

   大約三年半前,看見臉書上的一個學姊參加樂生的抗爭,用詞有些情緒。那時我是個被教科書沖昏頭的高中生,在她的發文之下輕輕的問:「為什麼……我們不好好的講,要像這樣用罵的阿……?」我不懂,確實不懂。公民課本上所教的政府,好像跟她認識的不同。

  大學,上了台北,跟隨她來到長青團契。有一回被領著去樂生在行政院前的抗爭。一開始我嘗試保持很中立的狀態,希望自己表現的理性、成熟。忽然,有官員出來,非常官腔的回應,應付的語調和高傲的態度,最後,轉身離開。接著大家開始推擠,我被學長姐扛了出來,以免受傷,再度喊口號的時候,我用力地喊,喊到哭了出來。原來,當我真正在那個氛圍之下,我才能真正的了解那樣的情緒。我原本所相信的事崩解了!政府並不會聽人民的聲音,他們只會派一個沒有辦法決策的人說幾句話,覺得似乎這樣就能使人民安靜。


  教育社會學,我這學期上的一門課,又讓我有了新的答案。教育,是意識形態的國家機器,甚至教科書裡的內容用字,都是和執政者息息相關,非常隱微默默影響,卻沒有人會告訴你這些事。老師說她從高中就已經是國民黨員了,因為教官會發給成績好的人申請單,拿到的人覺得是光榮,毫不猶豫的就會加入,就算她高中不加入,大學也一定得加,因為她讀的是師範院校,國民黨要確定每個老師都是黨員,以免有歧異的思想。我聽到這些事非常的驚訝,我這樣的敘述,並不要是要讓讀這篇文章的人對國民黨抱有敵意,而從自身的思考開始,反而特別的感謝自己能聽見這種不同的聲音,不是只有從政府而來的那一種聲音。而課堂上提到居住正義的議題,同學們的表情像第一次聽見這件事一般,是最令我難過的事。

  如果,我沒有讀大學、沒有進入長青、沒有第一次參與的社會運動經驗,現在的我,會過著什麼樣對社會冷漠的生活啊?謝謝我身邊的輔導和團契好友,使我在關懷社會這件事上,和你們一起成長。

  我已漸漸從漠不關心的狀態離開。

 

本文刊載於〈台北大專學生中心—電子報:2013年冬季雙月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